2015中国电竞:繁荣与暗涌并存 矛盾的黄金时代

CFS总决赛冠军花落中国

在2015年即将迎来尾声之际,中国电竞奏响迟来的笙歌,随着本年度最后一项电竞大赛 GFS总决赛的顺利落幕,本土作战的汉宫最终有惊无险地击败了欧洲强队夺得冠军,第四度将本赛事的冠军奖杯留在了中国,为2015中国电竞画上了一个相对圆满的句号。

今年,中国的电竞观众应该不会太开心,因为中国的电竞战队这一年来几乎全线疲软,尤其是LOL项目,几乎在S5上创下了参赛以来的最差成绩。赛前看到对面全队身价加起来可能还赶不上这边某几个选手,结果一交手这边被对面打得落花流水,想必谁都不会好受。无论是媒体、俱乐部、选手还是观众,好像都被去年那些如潮的好评冲昏了头脑,电竞毕竟是竞技项目,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成绩有波动也数正常。遗憾的是,大量的批评飞速涌现,就像当初大波的赞扬一样,迅速将电竞圈湮没。无脑的富二代投资人、目光短浅的选手、急功近利的厂商 好像2015年已经成了中国电竞史上最坏的时代。

回想起辉煌的2014年,中国不仅在TI4拿了冠军,S4也打进了决赛,八位数人民币的奖金砸下来,电竞圈不禁沸腾,媒体也都开始纷纷不吝溢美之辞。电竞圈的资本洪流由此愈发泛滥,各俱乐部之间不断刷新选手身价新高,汹涌的转会潮让中国电竞备受瞩目,也提升了中国电竞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似乎形式一片大好。因而,媒体们感叹今不如昔,观众们也在抱怨日子还不如从前。

2011年,整个中国电竞行业一片萧条,很多赞助商撤离,电竞组织解散的窘境,现在无疑比当时好得多。当年8月,王思聪在微博上发声,要 强势进入,整合电竞。 随后IG电竞俱乐部诞生,这也几乎成了中国电竞的转折点。在王思聪之后,越来越多的资本投入电竞市场,选手的薪金、转会金大幅提升。

电竞选手的待遇大幅提升

不止在中国,全球的电竞产业近年来都在迅猛发展。荷兰市场研究公司Newzoo在一份报告中预测,2018年全球电竞市场年收入规模将达到7.65亿美元,电竞爱好者人数将超过1.65亿。市场研究公司R.W. Baird总裁Colin Sebastian更是预言,2020年全球电竞市场年收入将超过18亿美元。

按此推论,电竞产业在未来若干年内将依然欣欣向荣。游戏发行商也将更多参与电竞赛事的组织和举办,推进电竞产业发展。随着内置微交易的F2P游戏大获成功,随着时间推移,核心玩家将比过去更有可能在游戏中发生付费行为。这些核心玩家对观看或参与电竞赛事兴趣浓厚。因此大牌发行商都开始讲电竞视为游戏研发阶段的重要考虑因素之一。恰恰是由于发行商的参与,拉动了电竞圈的资金增长和职业化进程。而赛事奖金和商业赞助金额的上升,也大大改善了职业电竞选手的生活。

在过去,参赛只是选手们的业余爱好,随时都可能因为社会和生存压力而被迫 退役 。但时至今日,工资、奖金、直播、个人网店带来的收入和赞助费,让选手们能靠打比赛维持生活,从而专注于比赛,拥有更好的工作状态,极大地巩固了电竞圈的职业化进程。与此同时,电竞俱乐部经理、教练、职业经纪人和律师的参与,也让电竞产业变得更规范化,商业模式更成熟。而媒体对电竞赛事的报道,也会成为电竞产业的发展助力。

对选手来说,这无疑是最好的时代,因为他们再不会像前辈一样为生计犯愁;对选手们来说,这也许是最坏的时代,因为他们再没有分心的借口,而圈内的竞争压力也会空前增大。对厂商们来说,这无疑是最好的时代,因为全民都在追逐着自家的产品;对厂商们来说,这也许是最坏的时代,因为用户的标准会越来越苛刻,营收压力也会越来越大;对观众们来说,这无疑是最好的时代,因为自己有了更多的选择;对观众们来说,这也许是最坏的时代,因为厂商似乎总做不出来更好的作品,选手们的表现也时常不进反退。

在批评家们看来,虽然同为腾讯旗下产品,但《穿越火线》多数用户都在国内,而且中国已经拿下了三次CFS世界冠军,CFS含金量着实有限。然而在2015年度的The Game Awards上,LOL作为所谓最流行电竞项目却并未获得任何奖项,也让不少人大跌眼镜。就像我们不必因CFS的夺冠而过度欣喜一样,我们更不用为S5失利而如丧考妣。

作为一个竞技项目,金钱买不来冠军,但却可以促进项目整体的蓬勃发展,这是足球、篮球等众多体育竞技项目早已证明过的事情。中国电竞在2015年的颓势,也许和选手状态有关,也许和媒体导向有关,但惟独是和资本进入无关的。恰恰是在资本的支持下,电竞圈的发展才欣欣向荣。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